什麼是寶相花?

寶相原為佛教詞彙,佛家用以稱佛、法、僧三寶的莊嚴相。

寶相花簡述

“寶相”一詞最早可追溯到魏晉南北朝時期的文獻中,南齊王簡《頭陁(陀)寺碑文》雲:“金資寶相,永藉閑安,息了心火,終焉遊集。”寶相花之名由此借用而來,寶相花又名保仙花,薔薇的一種,花朵碩大,顏色豔麗,花瓣繁多。此後的宋遼金元明各朝對寶相花均有記載,但逐漸演變為對衣冠之裝飾紋樣(寶相花紋)的記錄。《元史》(卷七八)載:“士卒袍,制以絹絁,繪寶相花。……控鶴襖,制以青緋二色錦,圓答寶相花。”
寶相花紋由原來的寶相花仿效而形成,後來的寶相花圖案經過藝術加工,紋飾構成一般以牡丹、蓮花等花卉圖案為主體,融合荷花、菊花、石榴等多種花型,中間鑲嵌形狀不同、大小粗細有別的花葉。尤其是花蕊和花瓣的基部,用圓珠作規則的排列,恰似閃閃發光的寶珠,配以多層次的暈色,顯得珠光寶氣、富麗華貴,故稱“寶相花”或“寶仙花”,寶相花紋樣並非是對某種實有花卉形象的描摹,而是對多種花卉的集中、提煉,是一種獨特的、具有符號意義的紋樣,是富貴吉祥的象徵。寶相花紋樣既可作為單獨紋樣使用,也可以和纏枝紋樣——指枝莖纏繞在一起並呈波狀連續的紋樣一起構成纏枝寶相花,也可與卷草紋樣合用,構成穿枝寶相花紋樣。

寶相花紋樣的歷史

寶相花紋樣盛行於唐朝,主要形式有瓣式寶相花紋樣,團式寶相花紋樣,花朵式寶相花紋樣。

正倉院藏寶相花紋樣織錦

正倉院藏螺鈿紫檀五弦琵琶

隋唐時期,中日交流頻繁,日本正倉院存有大量寶物。其寶物主要來源有三:一為唐代傳入日本之中華精緻文物;二為經由中國傳入日本的西域文物;三為奈良時代日本模仿中華文物所做、或創造之物。 正倉院藏品約 300餘件,包括繪畫、劍、鏡、武器、樂器、佛具、法器、文房四寶、服飾品、餐具、玩具、圖書、藥品、香料、漆器、陶器、染織品、玻璃品等。大部分是由遣唐使和留學生帶回日本的物品,是奈良時代及中國唐朝優秀文化的代表。其中最重要的文物有螺鈿紫檀阮鹹、螺鈿紫檀五弦琵琶、金銀平脫背八角鏡、銀平脫八面鏡箱、黃金琉璃鈿背十二棱鏡、漆金箔繪盤、羊木藤纈屏風、樹下美人圖屏風等。其中,以螺鈿紫檀五弦琵琶為代表等大量唐代生活器物上存在著寶相花紋樣,是研究寶相花紋樣的重要物件。

寶相花紋樣應用載體的變化過程

從紋樣應用等載體上來看,隋唐時寶相花紋樣主要被應用於佛教建築裝飾、銅鏡、織錦,唐三彩,金銀器中,敦煌壁畫裡也有大量的寶相花圖案;宋元時期開始,寶相花樣式上有了大的轉變,其已程式化的進入建築,絲織雕刻等諸多領域;明清時期寶相花紋樣發展日趨成熟,明代時,寶相花已成為鏇子畫的主要摹本,開始用於宮殿彩畫;在清代蘇州園林建築中,寶相花紋樣也十分常見。
在敦煌壁畫的寶相花中,寶相花紋主要裝飾在石窟窟頂、窟底、龕楣、背光、邊飾、華蓋、服飾等地方。唐代寶相花銅鏡為鏡背裝飾有寶相花紋飾的制鏡。形制多為葵花形和菱花形,以六、八出(瓣)為主,有些菱花形外切圓形。圓紐,或有蓮花瓣紐座,或有內向八蓮弧花瓣紐座。鏡背主紋飾為寶相花,花瓣多為六片相間枝葉、枝蔓。或圖案化寶相花,四瓣花蕊外有重瓣的花瓣;或具象重瓣朵花,花蕊、花瓣形態各異。依佈局有纏繞式、散點式、放射式。邊緣有花葉、蜂蝶、折枝裝飾紋。

八瓣葵花形寶相花紋鏡(唐)

纏繞寶相花鏡(唐)

緙絲寶相花挽袖(清晚)、打子繡二龍戲珠挽袖(清中)

寶相花紋樣類型的演變

寶相花紋樣屬中國植物裝飾紋樣。植物紋樣是中國傳統歷史裝飾紋樣中的重要篇章,幾乎貫穿於整個中國裝飾藝術史之中,有1000多年的歷史。寶相花紋樣在我國發展具有四個階段,即原始至秦漢的本土蓮花紋樣、秦漢至魏晉南北朝受到外來文化影響,加入了忍冬紋,石榴紋等元素,是寶相花紋樣的模仿組合期,隋唐寶相花紋樣正式形成,是寶相花紋樣的創新發展期、後期向牡丹等花卉的寫實風格轉變,宋後寶相花紋樣發展日趨成熟,屬於自主興盛期。隋唐時期的寶相花紋樣在其中起到了承前啟後的重要作用,作為中國植物紋樣的經典之作倍受矚目,多元文化的體現是其價值所在。

正倉院藏寶相花紋樣螺鈿盒

唐代寶相花紋樣是中國本土紋樣受外來影響激起複雜變化的典型代表。即在根深蒂固的“十”字模式下以正面蓮花(隋代流行的八瓣蓮花紋)單元花瓣重複排列的圓形放射結構基礎上形成的一種隨佛教活動產生的紋樣。當蓮花風格日趨華麗,其簡單的瓣形已不能滿足多樣變化的裝飾需要時,開始結合外來多樣的紋樣如忍冬紋、石榴紋,中國本土的雲紋元素進行組合,經過藝術創新、加工提煉、想像變形,使之最終成為中西文化合併的理想之“花”。在唐代寶相花紋樣又經歷著瓣形不斷變化的過程。

綜合各個研究著作對寶相花裝飾紋樣所做的解釋,可以將其特徵概括總結為:
一、以多元素紋樣的組合嫁接而成的混合之花。
二、具有由中心向外多層次展開的放射式對稱結構,團窠近圓形相對獨立的花卉紋樣。

魏晉南北朝時期忍冬紋

寶相花紋樣的特點

歷來關於寶相花紋樣的定義比較寬泛,也沒有比較詳盡的形式界定,寶相花作為中國傳統裝飾圖案,有著一千多年的歷史,形式演變比較變化多端,關於什麼樣的紋樣就屬於寶相花紋樣,至今沒有確切定義。沈從文為唐代寶相花紋樣定義是:在金銀器上,常見一些珠寶鑲嵌的花朵,在中心花蕊及花蕊和花瓣交接的地方嵌以珍珠和寶石,在圖案紋樣上則利用佛教藝術的褪暈設色方法,以放射對稱的構圖,把盛開,半開,含苞的花與花葉等組成富麗堂皇的團花,現代人一般都稱之為寶相花。

對於敦煌唐代壁畫中的寶相花,值得一提的是高明的研究。其在《唐代敦煌壁畫中寶相花紋樣探議》(2004)和《敦煌唐代壁畫中寶相花紋飾及其運用》(2005)中,梳理歷史文獻和佛經,從“寶相花”的造詞理據、花卉品類和風格特點三方面界定了寶相花這一紋飾的概念;按照初唐、盛唐、中唐、晚唐四個時期梳理了寶相花的演變脈絡;根據寶相花在石窟中的裝飾位置將其分為窟頂、龕楣、背光、邊飾、華蓋、服飾諸類;並歸納了唐代以降寶相花紋飾在其它方面的運用,涉及瓦當、銅鏡、墓誌、金銀器、碑額、陶瓷、腰帶、燈飾諸方面。

高文在對寶相花紋樣的概念界定上,從文獻記載和概念意涵兩方面進行了精細的梳考;在對寶相花紋樣的源流梳考上,則從歷史分期和紋飾載體兩方面進行了簡明的歸納。但由於該紋飾在花樣及其歷史演化極具複雜性,有待解決的恐非寶相花紋樣的文獻記載和歷史時期問題,更重要的是對有唐一期寶相花這一紋飾從圖像內容和圖像形式兩方面進一步做出譜系性的演變脈絡歸納,從而得出一套足以界定“寶相花”這一紋飾的具體化的形式範疇。

徐萃的碩士論文《唐代寶相花紋藝術符號研究》(2009)對上述高文的局限作出了一定的補益,即以歷史上的文化交流為線,對寶相花的花紋演變做了歸納,最後從如下維度對寶相花紋樣的形式特點進行了歸結:
1)主要紋樣分類:蓮花紋、忍冬紋、石榴紋、如意雲紋、牡丹紋、聯珠紋
2)主要應用形式:單獨適合、二方連續、四方連續、八出環繞
3)基本結構特點:“十”字基準、“米”字結構
4)單元花瓣類型:側卷瓣、對勾瓣、雲曲瓣

寶相花紋樣從秦漢時期的蓮花紋樣作為發展,到魏晉南北朝時,受到外來文化的影響,吸收了外來紋樣如忍冬紋,石榴紋,卷草紋等豐富了紋樣形式,到隋唐形成寶相花紋樣並在各個領域充分運用,中唐往後寶相花紋樣開始往寫實風格轉變,漸漸接近世俗化,到宋代時期,寶相花紋樣程式化的進入建築,絲織雕刻等諸多領域,經歷了漫長的歷史以及豐富的演變過程。

正倉院藏寶相花琵琶袋

寶相花紋樣錦盒

正倉院藏螺鈿寶相花紋樣

Close
Close

Sign in

Close

Cart (0)

Cart is empty No products in the cart.

三希典藏銅話文創

銅器、茶器、擺飾、文物



Currency